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保险

代表天灵途轮回诀五十六化险为夷

2020-09-17

天灵途轮回诀 五十六 化险为夷

灵儿哭泣到“净楚,你在哪里?”

净楚一边注视着前方,一边说到“灵儿妹妹别怕,我就在你身方,”

听到声音,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净楚,他赶忙爬到净楚身后抓住他的衣襟,

慌忙说到“有你在我便放心了,你定能保护我的,”

而前面的蒙面人久久不肯发招,月色中拼命对净楚使唤眼色,

但净楚此时也十分慌忙,哪顾得上这些!就在僵持不下之时,听到乙鼾的呼喊声“净悟,你在何处,速速回来,听到没有,”

而且声音越来越近!此时蒙面人眼睛左右转动,权衡片刻,幻身飞速而去,

听到呼喊声的净楚赶忙答应,并尽力呼救,片刻间乙鼾便飞到他们身旁,净楚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乙鼾惊恐不已!不过马上先将灵儿送回家中,刚一进门乙鼾赶紧说明了情况,花百香见灵儿平安无事,但心中仍惶恐不安,

乙鼾刚走,掩泪斥责到“你竟敢偷跑出去,为娘说话你都听不进去?”

因灵仙陌对他造成太大伤痛,花百香不敢在让灵儿有半点差池,灵儿见母亲如此,也是爱护自己,宽慰到“母亲别难过了,我这不是没事吗?有净楚在保护我怎么会有事了!”

不说这些还好,花百香听到灵儿对净楚如此依赖信任,心中更加不安,她不在言语,

在灵中楚回来之后,便马上敦促他快点离开这里,

灵中楚听后也非常震惊和后怕,一心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乙鼾随后到二垌送净楚回家!

乙鼾在大门外敲门“师兄,师兄!快开门呐”片刻过后,乙瑾脸色匆忙,健步跑来一脸慌张打开门来“乙鼾师弟,这深夜有何时如此急促?”

“哎呀!刚刚有人要对净悟和灵儿不利,还好净楚在那,要不就都要招人毒手了!”

乙瑾赶紧查看,关切问到“楚儿,你没事吧!”

净楚自以为立了大功,不屑说到“孩儿没事,到是那贼人被我一拳打伤,与我对峙久久不敢动弹,若他胆敢上前我定拳脚伺候,”

乙鼾甚是为之动容,摸着净楚脑袋,欢喜笑到“恩!果然是个男子汉,男儿就该如此!”

乙瑾也面带笑颜,只是看上去略有一丝无奈的表情!

乙鼾见以夜深,对二人说到“夜以深了!孩子都有惊无险,那我们也先行回去了!”

说完,抱着扶着刚刚醒来的净悟往四垌回去,见乙鼾走出院门,乙瑾赶紧关上门来!将净楚叫到房间,

来到房间的净楚关上房门,见乙瑾端坐在床边椅子上,一脸怒气瞪着自己,让他感到十分奇怪,

但在灯光下他驺眉紧紧观察乙瑾的眼神,突然惊呼到“那,蒙面人就是父亲?”

乙瑾一掌排在桌上,怒气甚是难平,斥责到“想你平日也甚是聪慧,今晚怎就如此糊涂?对你使来眼色,眼睛都要眨破,你不曾看见?”

净楚当时以为蒙面人在幻化功法,此时恍然大悟原来是在提示自己,

说到“当时因护灵儿心切,便无暇顾及多少,此时不能怪我,你为何要以灵儿来陷害净悟?”

乙瑾越说越气,语气变得更大起来厉声说到“不用她,难道用她兄弟赢天志?用净香馥?谁会相信净悟会杀他们?”

随后继续问到“为何你会深夜在那?”

净楚说到“我与灵儿约好好晚上一起在那赏月,不知为何,等了许久才来,就等到了之后的景象!”

乙瑾摇头,斥责到“为了一个几次谋面的女子,你竟不顾自己安危,挡在身前,你这样如何能成大事!当时就该一掌将其劈死,以免日后乱你心智.”

净楚见乙瑾说到要伤害灵儿!平时在乙瑾面前甚为乖巧的他马上脸色大变,

言语激烈怒目注视着乙瑾回复到“为何你总是要我成何完成工业总产值7775亿元大事,大事在哪?什么是大事?都是你每日念叨,使唤我去做的就叫大事?我天生尊贵,以后什么东西不是我的?但灵儿谁也不能伤他,包括你在内,若敢伤其一根汗毛,我定不饶他!”

乙瑾气急败坏,“我”举起手来,净楚见状抬头向前一步,闭眼说到“你可以先杀了我,不然就别想动灵儿一下!”

乙瑾一掌拍下,将边上的茶几震的粉碎,脸色难堪的他一手捂兄喘着大气,一手指向门外怒哄到“滚,滚出去!”

净楚满不在乎,阔步走出门外!乙瑾捂胸,暗自摇头!

回到家中的乙鼾感觉不对,一向沾枕就眠的他彻夜难眠,经过半夜的思索,他一早便来到以乙那边,正在打坐的以乙听出来是乙鼾来了!

闭眼说到“乙鼾,进来吧!”

乙鼾慌忙打开门,走到以乙跟前告诉了净悟被人迷晕,欲将灵儿杀死嫁祸,净楚正好救他的事情。

以乙听到这番,正平神静气打坐修禅的他怒睁双眼,问到“上次妖魔大战且在修养,本认为净悟是他们的主人,定不会去陷害净悟!将他送入险境,但若如此会是何人所为?”

乙鼾听到这些,有些进退两难的样子,

以乙见状,对其说到“有何事你且说来无妨!”见以乙这么说来,他也不敢隐瞒“师傅,此时不知当讲不当讲,但念记净悟安危,我就说了!”

“恩!你且说来!”乙鼾说到“我正四下找寻净悟,听闻净楚在呼救,便马上赶去,将其送往乙瑾师兄那边,月色下我见其脚底还有泥印,那时已是深夜,且师兄如在休息,他房间至开门只地,其中并无泥泞,所以弟子怀疑是乙瑾师兄所为!但不敢确定,遂不敢追问,也怕打草惊蛇”

以乙听罢,心中怒火染上心头但又无奈的回复到“确是如此,单凭脚底泥印,他作何解释都能逃脱罪责,但只要事情与他有干,日后定有漏出破绽之时,至上次因和妖魔一同对付布允之后,我便对他多做提示,处处提醒,念师徒情分一场,本想让他能痛该前非,竟不知道他会变得今日这般,为师好是心痛!”

以乙虽对乙瑾心生疲惫,颇聚微词,但都是恨铁不成钢,总希望他能回头是岸,

乙鼾见以乙如此伤心,上前安慰到“师傅,师兄如此这般,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师傅不必伤心,有朝一日,他会明白您的苦心的,此事也只是弟子一番猜测,究竟如何,还是要能找出真相,才能定夺!”

表明决心的净楚更加没有忌惮,经常找灵儿玩耍,

花百香虽多有不悦,但架不住灵儿的脾气,想想马上就要离开也就忍忍算了!

就在将要离开的前两天,乙瑾亲自登门拜访,

要其参加自己的寿宴,花百香通知了灵中楚,要其一同参加!



宝宝流鼻血
平顶山妇科医院
糖化血红蛋白正常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