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金融

代表维多利亚的秘密第251章同舟共济

2020-09-17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251章 同舟共济

大清国果然还没有摆脱官僚主义的底,自称工业部官员的那两个家伙趾高气扬,连出示工作证件都很不情愿。勉强掏出证件之后,要求林菲尔跟他们去衙门协助调查目前主流机构普遍认为。

林鸿章大人的狼窝那能去吗?林菲尔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这点分寸还是有的,说:“大清国这是什么规矩?工业部有什么权力调查?这不是检察院的事情吗?”

其中一个狗腿恶兮兮地说:“你煽动企业抵制国家战略机构的创建,工业部找你是好言好语地商讨,要是不配合,下一个找你的可就不是我们这样以和为贵的部门了,部会找你,妨害国家安全罪懂不懂?”

林菲尔:“哦?听起来似模似样的,好像很可怕的样。我比你们懂。你们知吗?贵国前任议政王恭亲王和辅政大臣郭嵩涛曾经赏脸到上海观赏我导演的‘东王受审’呢。可惜,人心不古,现在的******张牙舞爪要对付我。要知道,当时我是为了大清国着想,想着法制现代化之后大清国能从英国人手里收回领事裁判权。幸好英国政府没同意,否则我今天可就找不到保护人了。两位请回吧。下次请外交部的人来找我,因为我是大英,这事儿归英国领事管懂不懂?”

小师妹真是伶牙俐齿,唐宁不由得笑了出来,毕竟是在大清国的地盘上,中国区们大都有点心里打鼓,在这气氛紧张的场合这一声笑是如此地刺耳,那两个狗腿想听不到都不行。

两个狗腿不知道是胡光墉从哪个乡下拉来的亲戚,可能平时不看报,连唐都不认识,他们就是来砸场的,上锋指示,闹得越大越好,再通过媒体把排外的情绪煽动起来,这样温莎财团企业就会处在很难在大清做生意的处境当中。现在,狗腿们抓住机会,朝不识时务的唐某人发飙:“你笑?有什么好笑?我大清堂堂工业部请你们配合调查,你们居然不当回事儿?难道你们以为大清国没有了王法不成?这里是江宁,不是上海租界!英国人在这里没有领事裁判权!”

唐宁倒是心态很好,淡然道:“兄弟,我很高兴看到大清国讲王法啊,林的公司总部在上海,不如你们回上海再谈。如果要在江宁动真格的,你们得多带些人马,否则会吃亏的。”

为了配合oss,周围的们无不哈哈大笑,以显示唐老板风趣幽默,淡笑用兵。这一下把两个狗腿气得直哆嗦,叫嚣道:“你们这些假洋鬼卖国贼,帮助洋人欺负我们大清国,很有面吗?你们祖宗的脸都给丢尽了!”

林菲尔抢过话头,冷笑道:“要是大清国能保护每一个公民,就算他再穷,我们何至于要当假洋鬼才能保护自己?大清王法好厉害!咱们连做买卖的自由都没了?就不卖电给李鸿章的私家制造总局,怎么着吧?要抢是不是?连产权都保护不了,这才是一个国家最丢脸的!”

唐宁感慨道:“说的是啊!看来大清还是没达到最根本的改变,你们的官威大,普通老姓做生意的还不得吓死?这样不行啊……”

这话说得有理,除了林菲尔有超一流的警卫之外,这帮纷纷下决心平时没事要死死地呆在租界,以免给******找个理由给做了,哎,这年头,当个买办可不容易,又担心生命安全,又舍不得那诱人的高薪和身份地位。温莎系企业大多属于垄断型企业,当一个国家的面实在大了,所有做那门生意的都来有求于你,这感觉,有时比当大官儿还爽。当个巡抚只能管一省,当个则全国商人来“朝拜”。

唐宁继续向狗腿们道:“你们走吧,民事纠纷法庭上见,要讲国家安全的问题,找……英国领事,或者德国领事。”

居然可以代替林下逐客令,旁边的林还一副很自然的表情,貌似这人地位比林大还高,这两个胡光墉的喽啰气势受挫,再看看周边虎背熊腰的警卫们,俩喽啰怀里的枪也舍不得掏,就这么抛下一句狠话:“你们等着!得罪总理大人,你们是不想活了!”随即走人。

如果是林菲尔凭一己之念跟李大人掐架,可能唐宁还不会管,言论自由嘛,他又不需要赚大清电力那点钱,任凭林胡闹,可是这两个狗腿上门之后即视感强,让人觉得大清变成了李家的天下,这还了得?好不容易才让大清走向现代化,没想到原本有洋务派盛名的李鸿章居然变成了靠清流党保守派上台的拙劣民主大清的元首,唉,乱套了……

等这俩狗腿走了之后,唐宁对们淡淡说了一句:“从今天开始,所有单位抵制李鸿章,谢谢!”

各单位的肃然,只有林菲尔面带笑容,嘿嘿,终于把他拉下水了。

两个狗腿的目标达到了,现在,他们得意洋洋地回去邀功,下一步就该指挥发行量日益上涨的《报》大肆攻击假洋鬼们为虎作伥的丑恶面目了,不料,正当胡光墉坐在总理府等着捷报频传的时候,第二天《大公报》却“断更”了,原来,一直替以高超的印刷技术为各大中报纸代工的原色印刷厂不惜违约拒绝给《大公报》印刷报纸。

由于《大公报》发行量巨大,竟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厂,自己已经全面起用了中排版机,技术上要回到独自主的话,版面要缩水八分之一,且排版要花很长时间,根本不可能每天一印,就算他们印出来了,一定会被竞争对手笑死,因为这么一来,无论是纸张字体版面都难看了十倍,这就是跟温莎财团对抗的下场啊。

不仅如此,发行量仍然第一的中报纸《报》一改往日温和面目,隐含杀机地把胡光墉两狗腿擅闯私家园林的消息登上头版头条,并气势汹汹地欺负美少女,给胡大人来个恶人先告状。胡大人这是哑巴吃黄莲,有苦没地方说,最后竟跑到别的政党的报纸上去登一版声明为自己开脱,有可能还为了求别人而说了“看在党国的份上帮兄弟一把”之类的话语。

在郭嵩涛当政的大清与温莎财团的蜜月期,风鸟快递公司在大清十大城市都建有与欧洲同步的海尔贝克永磁体为技术核心的快递络,由于它的高效平价,成了大城市邮政系统的主要承担者,因此,当胡光墉的辩解申明通过别家报纸发行时,明察秋毫的邮递员大哥发现了工业部的不友善声明,向上级报告:“要不要抵制这版的《清议报》?”

风鸟的本来是里面态比较温和的,但既然手下员工有人提议这么干,恐怕不表态的话就有违大老板的旨意,只好也加入违约的行列,当一向友好合作的《清议报》老板来摆事实讲道理时,风鸟只好答应赔钱,并称:“现在我们大老板是就算赔钱也要跟李大人掐一掐,我这也是没办法,我下面有人发现了你们的章,要是我不扣下,明儿个连我的乌纱帽都丢了!兄弟见谅啊,就这一次,绝对没有下次!”

可怜胡光墉一代人杰,大清财政部内阁级大员,最后竟落得要去一个小报发表申辩。这个小报以散发名人的绯为卖点,因为味低下而遭到原色印刷厂的排斥,只能从法国进口技术自己印刷,不想如今枯木逢春

,竟有机会为总理府效力,他们很卖力,使得胡大人的申辩说明终于在被《大清报》鞭策之后一周才得以出现在读者的眼前,给人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在十大他的妻子则一个人留在家中城市,小报雇佣了很多黄包车师傅才能把报纸发行出去,享受尽了无限的憋屈。

被违约的商家纷纷将温莎系企业告上法庭,要说这司法系统还真是独立自主,就算有大量的国际园的法官,他们照样不徇私枉法,温莎企业纷纷败诉赔款,但赔款这种事对温莎财团来说毫无威慑力,他们经常只派一个出纳去出庭,要多少,您说个数呗?真是尽法庭之能,差点把国际园的“自己人”都气倒。

小报成为了李政府的政策代言人,销量大涨,政府严辞批评了“外国势力”对大清企业的各种蛮横无礼,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了为了国家安全而将核心产业“国有化”的政策,居然还从马克思那里搬来了一些理论,成为一时美谈。

大清媒体纷纷热烈地讨论该从何处下手,大清列车局这种把持交通的,当然要列为国有化对象,还有工业基础设施——电力公司,电台印刷厂,大清皇家电信是通讯基础设施,自然也在列。这么一来,交通电力媒体通讯皆是国有化对象,一向跟李鸿章不和的《时报》讽刺道:“******要是真敢真能把这些都国有化了,我们倒是真心佩服的。这意味着在大清私有财产毫无保障,政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已经破坏了宪法的基本精神。不如请李大人登基当皇上吧,咱们回到皇权时代,圣旨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绝非一盏省油的灯,除了经济抵制之外,她还想玩儿更大的。她认为温莎财团在大清居然没有自己的政党,而通过友好的政治家间接影响政局,显然不够力,于是,就在随园风波之后不久,她在上海租界成立了“温莎共济会”,吸收中国各地方的议员参加,亮点是美少女会长大人说服唐宁卖给共济会一艘王级重巡洋舰!

而且是最新的型号,它减少了火炮,增加了直升机坪。李鸿章不是会玩民族主义吗?这个嘛,小林也会玩,她在《大清报》上宣布,共济会完全由华人组成,这艘全球最先进,与东印公司同步的军舰之王将完全由华人操控,共济会的理念是这样的:不论满汉蒙藏回,只要会讲中的民族都是“华族”,华族天然在共济会的保护范围之内,为华夏民族走向工业明和思想自由而奋斗,与任人唯亲的旧式官僚主义不共戴天,小注:像李鸿章和胡雪岩搞的大公党那种表面上弘扬民主,实则推行对华夏朝现代明发展有害的政策就是这种。

共济会将拥有大清国内最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不惜与李氏集团枪对枪杆对杆地打一仗。貌似林菲尔有变成女军阀的倾向,不过,唐宁很喜欢!真是有干劲啊。

原本还有些怀疑的,发现连王级巡洋舰都卖给了共济会,全部疑心尽去,唐宁肯定是支持共济会的。消息比较灵通的议员深知温莎财团在全球的势力有多强大,原本被民族主义拧成一股的绳的政坛悄然松动。

大清最富裕的两个地方,一个是江苏,第二是广东。同样是民选,当年李鸿章当江苏巡抚的时候就敢给辅政大臣找不痛快,如今广东巡抚同样有胆敢这么做,他在广州主办了大清自己的巡洋舰展览会,一时间,广州城内万人空巷,大地提高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唐宁看到空前的盛况,感到小林玩政治比自己玩得好啊。

展览会办了半个月,林会长宣布将巡洋舰捐赠给广东省!大清国震惊,这是要闹分裂的节奏吗?广东巡抚也很配合,毫不顾总理大人的面,随即宣布广东将自建“南洋水师”,这艘全球顶尖的重巡洋舰自然是当家花旦。

所有富裕的省份都有独立的冲动,只要他们有实力。因为谁没事愿多交税给国家啊。这么天大事情,李鸿章政府都没有及时反应,没办法,大清皇家电信也杯葛总理府了,李鸿章迫不得已复古了“八里加急”模式,关键时刻还是老祖宗的东西靠得住!

发字母字可以通过法国美国的电报系统,中电报实在没办法了,总理府在这方面很被动。有时实在是急了,跑到日本公使那里去发电报,日本公使经常回应“不好意思,我们跟唐先生是一伙儿的,您请回吧。”实在是经不住对方的苦苦哀求,就说“就这一次啊!刚才有人看见你进来吗?没有就好,等下从后门出去,千万别给共济会的人看见!”

还有更恐怖的,中央政府的官员接到大清中央银行(银行变过来的)的通知,下个月起,因银行系统更换,大伙儿请委屈移步到财政部排队领俸禄。如果大家还没忘记的话,大清中央银行是使用的银行的电汇系统,现在,苏黎世银行决定终止合作,彻底跟总理府掰了。

几乎所有大清的钱庄银行都使用苏黎世银行的电汇系统,所以本来政府官员是可以在任何一家商业银行去领薪水的,现在只好屈尊移步去排队了。掰了就掰了,大清财政部想从苏黎世银行的金库把钱转移到新的金库去,苏黎世银行最后使一个坏,把这些钱全部给了下议院。

曾纪泽领导的进步党是多数党,钱到了他们手里,你就想总理府是多么的痛苦。鉴于这段时间《大清报》一再宣传李鸿章把政府变成了李府,进步党有足够地理由不把中央银行的钱直接交给失去了公信力的财政部,而是成立一个类似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那样的机构,独立于总理府的中央银行,连名字也改成了大清储备银行。

在共济会的一打击下,总理府真是威严扫地,要不是石达开李秀成一次次劝告李大人千万不能动武,否则后果很严重,李大人早就跳起来了。南洋水师成立之后,原神机营的将领有不少辞职南下的,更是增加了李鸿章的疑虑,搞不好这支队伍也没控制好。

本以为做了一阵缩头乌龟之后共济会可以消停消停,可惜消停不是林会长的风格,她让共济会的议会串联之后提出了一个议案——趁着中央银行改革的当口,把企业的税收由原来的中央收了之后再由银行分拔给地方的大统一国家方案改成中央与地方分别收税的方案。

议案核心在于在全国营业的企业在北京注册,90%的税归中央,10%的税归地方,在地方经营的的企业在当地注册,90%税归地方,10%归中央。鉴于温莎企业所有都是全国性的,所以刚开始时李鸿章还没在意,有一个议员提醒他之后才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共济会打的主意是——等法案通过之后,所有企业注册为地方性的,然后只交给地方税,使中央财政陷入窘境。

共济会在跟各地议员谈判的时候就跟他们讲好,如此一来,90%税归你们,当地老姓会皆大欢喜,你们民意代表的地位就更巩固了。这么谈判谈多了之后,终于有消息走露到李鸿章这里,让他不得不采取强硬态了,这个釜底抽薪实在厉害啊,到时候中央的权威全没了。

大公党自然拼死反抗,然而,这个议案很有意思的一点在于支持它的议员将被某省选民看作是英雄,反对它的议员



癫痫治疗
新生儿能不能用丁桂儿脐贴
千年古方的当代风姿:“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标签
友情链接